首页 本部介绍 多党合作 民族宗教 港澳台海外 非公经济 党外知识分子 理论园地 教育培训 热点专题
中共宁波市委统战部
 当前位置:首页 >> 理论园地

互联网传播视角下的舆论斗争

来源:《红旗文稿》

当今社会,互联网已经成为人们日常生活的重要组成部分,通过手机、平板电脑等便携式网络设备,任何人都可以随时随地接收、获取或传播信息。互联网这种现代化的信息传播手段,在极大地方便人民生活、促进生产力发展的同时,也给国家安全带来越来越严峻的挑战。互联网时代的本质在于信息传播方式的变革,而敌对势力利用这一点,将其与意识形态渗透和舆论传播相结合,频繁在网络信息空间发动对主权国家的舆论攻势。

一、网络空间舆论斗争与传统舆论战的区别

一般认为,传统舆论战是指根据国家政治、外交、军事斗争的需要,有效利用传媒传播社会信息,有目的地生成和调控舆论,积极影响公众的信念、观点、情绪和态度的政治作战行动。传统舆论战包括三层含义:借助国家舆论力量组织实施的斗争行动,通过传递精心选择的特定信息营造有利舆论环境,根本目的是争取政治主动和军事胜利。传统舆论战是国家的战略行为,需要国家从总体战略上进行重点思考、谋划和实施;传统舆论战所针对的目标是人的信念、意志、情绪和态度,对敌方进行精神杀伤和精神征服;传统舆论战主要表现为传媒战,主要目的是改变敌方态度,摧毁敌方的战斗意志和士气。比如,2003年伊拉克战争时发生的舆论战,是美国作为一个国家行为体实施的,美军首先对伊拉克发动了舆论攻势,通过主动宣传和买通伊拉克媒体等手法,高调宣传“美军不可战胜”“腐败的伊拉克政府和军队”等信息,打击伊拉克军队的战斗意志,这样的方式终究还是为传统军事行动营造有利的舆论环境。

网络空间舆论斗争则完全不同。从参与者来看,网络空间舆论斗争的参与者与混合战争理论中战争参与者有相似之处,主权国家、非国家行为体、次国家行为者乃至个人都有可能成为这种战争形态中独立的一方,参与者之间有着明显的不对称特点。其中,主权国家和非国家行为体是主要的参与者,而又以非国家行为体向主权国家政府发起挑战这一现象较为多见。参与者的复杂性也使网络空间舆论斗争本身具有高度复杂性的特征,有时还会显得“非常混乱”。

从领域来看,网络空间舆论斗争主要经由网络空间影响认知领域,进而影响社会中特定人群的行为,产生现实中的力量。它有着鲜明的意识指导的特点,是一种没有硝烟、没有固定战场的较量。网络空间舆论斗争之所以应该被独立考察,是因为它已经有了自己独特的形态,但是它的形态又是高度抽象的,有着很明显的“软实力”的特征。仅靠网络和舆论本身无法实现对一个政治实体的攻击或摧毁,但借由网络工具影响舆论,进而激发群体力量、动员社会力量,就可以实现对庞大政治实体的不对称打击。而主权国家此时的任务,就是防止己方网络空间和舆论场为敌所攻,尽力维护网络安全和舆论安全稳定,这虽然在形式上与传统舆论战一致,但在手段上又与传统舆论战有着明显的区别。

在手段和目的上,网络空间舆论斗争也与传统舆论战有着很大的不同。网络空间舆论斗争战术的特点是隐蔽渗透和发动第三方,目的是造成现实作用并直接达成政治目的,可以为主权国家、非国家行为体等多种主体采用,既有常规手段,也有非常规手段。

二、我国面临着网络空间舆论斗争的严峻威胁

我国面临的网络空间舆论斗争的威胁,可以从时间和空间两个方向来考察。

在时间方向上,非传统国家安全威胁有着隐蔽性和持续性的特点,网络空间舆论斗争的威胁也有这样的特点。舆论战斗争作为传统军事斗争的重要手段之一,其领域和内容需要积极扩展,因时而变。舆论战早已超出战前战时战后的范畴,随时都可以在网络空间展开。任何时间点,公众对某个事件的公共评论、社会舆论对国家和政府形象与行为的评价,都有可能被敌对势力利用,甚至埋下混乱的种子。敌对势力在网络舆论场上充分运用了商业思维,与互联网“推手”相结合,经常利用突发事件散播欺骗性强、诱惑性强、吸引力高的导向性论调,煽动网民的激动情绪。具体做法包括污蔑政府部门或官员、抹黑革命英模和英雄、歪曲革命历史、捏造有关突发事件的虚假事实。我们稍加思考就能看出这些做法背后的意图:短期是煽风点火,煽动起民众对政府的不满;长期就是点滴积累,步步蚕食舆论阵地,进而为敌对势力颠覆国家制度的行动铺平舆论道路。

在空间方向上,舆论战的战场范围从传统媒体扩展到了互联网领域,也就是从以前的电视、广播、报纸拓展到了整个互联网媒体领域及其衍生品。敌对势力和不法分子已经在互联网上“排兵布阵”,论坛、贴吧、微博、空间……每一个可以用来向群体传播信息的地方,都会为其所利用。考察近几年来我国社会上出现的造谣传谣事件,不难发现,它们基本都来自于互联网媒体。在传统媒体领域,审查制度在一定程度上扼杀了谣言散播的可能性。而高度宽松的互联网空间,则成了谣言散播的温床。如关于“高铁有辐射”的谣传,有关PX项目化工原料对二甲苯“有剧毒”的谣传,都在社会上造成了非常恶劣的影响,关于后者的谣言更是在多地引发了群众的集会游行等抗议活动,给社会稳定和政府公信力造成了严重的损害,从种种迹象分析,这些事件背后都有境外敌对势力在操纵。类似的案例不胜枚举。这一个个案例告诉我们,舆论战的战场在空间上已经远远超出传统意义上舆论场的范畴,我国所面临的网络空间的斗争既尖锐又复杂。这是没有硝烟的战争,每个人都可能为之所波及。

三、积极应对网络空间舆论斗争威胁

当前,我国改革已经进入攻坚期和深水区,需要解决的问题格外艰巨,都是难啃的硬骨头。在这个进程中,社会的安全稳定至关重要,一方面要维护社会舆论的稳定,另一方面也要防范敌对势力的舆论攻击,保卫国家安全。应对新形势下的网络空间舆论斗争,必须以改革为契机,在舆论工作方法和舆论战军事斗争等多方面进行准备。

1.坚持党的领导和人民的主体地位。舆论引导和宣传工作必须服从党的领导。毛泽东指出,坚持党性原则是打赢舆论战的政治保障,“只有在中央统一的宣传政策之下,才能在现代的宣传战中,战胜我们的敌人。”舆论、宣传必须讲政治,严守政治纪律和政治规矩,时刻同党中央保持高度一致,在党的统一领导下进行工作。在历史上,党的宣传部门是开展舆论宣传的主阵地,对这些部门可以进行集中的管理;而新媒体时代的宣传工作呈现出高度分散化、碎片化的特征,每个社交网络的账号主体,都是一个自媒体,党的各级部门在网络上的账号也成为了一定意义上的“宣传部门”,这更要求加强党对宣传部门集中、科学的领导。负有宣传任务的部门和个人必须以严肃科学的态度对待宣传工作,坚持宣传工作的党性原则。

习近平总书记指出,网信事业要发展,必须贯彻以人民为中心的发展思想。人民群众是历史的创造者,这是马克思主义唯物史观的基本观点,这在舆论战方面也体现得尤为明显。依靠人民进行战争,需要有力有效的舆论动员,这就要求党的舆论宣传工作要努力丰富宣传内容,活跃宣传形式,最大化地引起群众的思想共鸣。网络空间舆论斗争在某种意义上类似于网络时代的人民战争,其威力和作用的根源深植于民众之中,运用好这股力量,对国家和社会发展大有裨益;而若让这股力量为敌所操纵、失去控制,国家和民族将陷入被动的境地。正如习近平总书记所说,网络空间天朗气清、生态良好,符合人民利益。网络空间乌烟瘴气、生态恶化,不符合人民利益。我们要本着对社会负责、对人民负责的态度,依法加强网络空间治理,加强网络内容建设,做强网上正面宣传,培育积极健康、向上向善的网络文化。

2.以新理念新思维改进舆论和宣传工作方法。在新的时代条件下,只有以新思维、新方法指导舆论和宣传工作,才能使工作方法符合具体情况要求,使积极的声音和正能量的舆论导向成为主流,让心怀叵测的敌对分子难寻下手之地,更好地维护舆论稳定,维护国家安全。特别是面对网络空间严峻的舆论安全形势,我们必须在网络舆情宣传工作上有所应对。

2016年4月19日,习近平总书记主持召开了网络安全和信息化工作座谈会,并发表了重要讲话,其中提出了有关互联网安全问题的许多新观点、新论述,对网络舆论工作也具有很强的实践指导意义。在具体方法上,要根据当前社会不同受众群体的特点,应用互联网思维,以适应现实的传播方式进行宣传工作,使我们的主流宣传能够为大众所接受,能够深入人心。习近平总书记强调,网信事业发展要践行五大发展理念,即创新、协调、绿色、开放、共享的发展理念,这是当前和今后一个时期我国发展的总要求和大趋势,我国网信事业发展要适应这个大趋势,在践行新发展理念上先行一步。

在网络舆论宣传工作上,核心要点是创新二字。首先要创新主流宣传的教育传播方式。在舆论宣传上,要根据传播学规律,以能够为广大人民群众所接受的形式进行宣传;要高度重视网络新兴媒体的建设运用,在话语体系、表达方式、传播手段等方面主动求新求变,着力打造融通中外、雅俗共赏、易于为大众接受的话语,使主流宣传更富时代特色、为群众喜闻乐见。高校的政治理论教育,要根据当代大学生特点,加强理论的学术性、思辨性和实践性,加强对经典原著的学习和理解,并以社会考察等实践性的教学方式让高校学生切实看到我国社会真实发展状况和具体民情,感受到马克思主义和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理论力量之所在,摒弃死记硬背、单调灌输等老一套教育方式。

其次要创新现代传媒宣传手段,主要是推进媒体融合战略,把握住传播权。推动传统媒体和新兴媒体的融合发展,是一个主要的发展方向。在这个过程中,除了技术上实现传统媒体与新兴媒体的融合外,更要加强对媒体的管理,在传统媒体与新媒体、社会资本融合发展的过程中,牢牢把握住新媒体时代的传播权。

3.正确区分人民内部矛盾和敌我矛盾。以互联网为基础的网络空间舆论斗争与社会内部矛盾的表现有着相当高的关联性,在舆论工作上正确区分人民内部矛盾和敌我矛盾是非常重要的。如果二者混淆不清,既会打击党群关系和政府公信力,也会造成舆论战场上敌友难分,或划友为敌。相关部门要具备准确的研判能力,及时发现那些“夹带私货”的信息,快速甄别事实、深度研判情况,准确分析思想舆情状况,增强处置工作的前瞻性。要深入剖析舆情特别是负面舆情问题背后的深层次问题,弄清楚哪些是工作纰漏造成的、哪些是群众或干部好心办坏事导致的、哪些是意见领袖推波助澜的、哪些是敌对分子扭曲炒作的,之后再用科学的方法予以解决。

习近平总书记指出,对广大网民,要多一些包容和耐心,对建设性意见要及时吸纳,对困难要及时帮助,对不了解的情况要及时宣介,对模糊认识要及时廓清,对怨气怨言要及时化解,对错误看法要及时引导和纠正。广大网民在互联网上的情感宣泄,是一种正常的发声途径。社会学理论提出,要给予公众以宣泄情感、发表意见的渠道,否则群体中积聚的怨气和矛盾就得不到合理发泄渠道,会引发更为严重的后果。对于这种情况,政府相关部门应利用互联网与网民进行良性沟通,及时发现、切实解决人民群众生活中遇到的矛盾和问题,及时利用有效手段辟除谣言、化解民怨,正确处理人民内部矛盾。绝不能将人民内部矛盾扩大为敌我矛盾,随意动用强制或暴力手段处理舆论和社情民意问题。

而一旦发现了敌对势力对我国进行的舆论攻击或其他渗透、煽动行为,有关部门应立刻做出反应,在第一时间以必要手段对宣传主体进行侦察和处理,尽最大可能阻止其恶性宣传带来更为严重的舆情反应。与此同时,还应配合正面的舆论引导,这种引导应注重实效性,即要从宏观方面进行,也要从贴近人民群众生活的微观方面进行,在宣传方式方法上以真心、诚意、实事求是的精神战胜敌对势力投机取巧、群体煽动的手段。

(作者艾笑单位:南京政治学院马克思主义学院)

 

发布时间:

浏览数:
2017-04-21

3162

关于本站 | 常见问题 | 网站地图 | 版权申明 | 隐私保护 |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中共宁波市委统战部  访客统计:5028869
技术支持:浙江金网信息产业有限公司

浙公网安备 33020302000325号